歡迎登陸渭濱區養老信息化服務中心 今天是: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 >> 養老指南 >> 居家養老

?

居家養老


我國居家養老服務面臨新舊動能轉換

[ 發布時間:2018-07-31 | 瀏覽:1729次 ]

——摘自光明網

黨的十八以來,我國老齡事業和老齡產業的發展取得了明顯的實效,逐步形成了多元化、多樣化的社會化養老服務格局。2016年底國務院辦公廳下發了《關于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提升養老服務質量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國務院91號文),2017年民政部、國家發改委等13部委又出臺了《關于加快推進養老服務業放管服改革的通知》(以下簡稱民發25號文),進一步調動了社會力量參與養老服務業發展的積極性,降低了創業準入的制度性成本。


養老服務市場不是放不放開的問題,而是如何放開的問題。國務院91號文、民發25號文能不能立得住、行得通、有效果,一是看門是不是好進了,事是不是好辦了、快辦了。二是看文件實施后民間資本會不會進來,能不能持續經營?市場能不能有效激活,形成供需兩旺的局面?三是看放開市場后,會不會亂,能否逐步形成公平競爭、依法有序的格局?


從北京市的情況看,近年來,市區政府在簡化前置性審批、破除市場壁壘、降低制度性成本、加強信息化建設、提高養老服務的質量和效率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實招,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據北京市工商局提供的涉老企業注冊名錄,養老企業數量增速明顯。2015-2017年3月以前新增注冊的養老企業為392家,2017年3月新政頒布后,北京養老企業月度成立數量均高于新政頒布前近三年月度新增數量的平均值,2017年3月至2018年5月累計新增養老企業為312家。從媒體上,我們也看到上市公司、保險資金進入養老服務業、參與并購等案例也迅猛發展。


但同時,我們在調研中也發現了一些突出的問題,包括市場交易還沒有有效激活,傳統的福利事業背景下的政策還不能適應市場發育的需要,養老服務業同樣面臨著新舊體制轉換、新舊動能轉換的矛盾,必須進一步破除制度壁壘。


從需求側來看,消費主體仍然是政府。盡管有些高端服務和個性化需求正在興起,但作為占絕大多數的居家老人和居家養老服務,老人和家庭不肯花錢、不敢花錢、希望政府買單的現象普遍存在,由于對服務質量的追溯和監管制度不健全、老人維權困難等原因,也導致了市場的潛在需求不能得到有效的激活。


從供給側來看,營商環境仍需改善。居家養老服務商反映,受街、鄉行政管轄制約,跨地區開展業務比較困難,連鎖化經營、一照(證)多點經營受阻,準入門檻降低了,但市場存在局部壟斷和行政人為切割的現象,導致難以通過規模經營降低成本、提高勞動生產率。老人則普遍反映,由于安全的考慮更希望整合式、一站式服務,但市場能夠提供的服務單一化、碎片化,專業化服務公司之間轉單、換單缺乏有效的市場機制,供需雙方對接困難。


從市場體系建設來看,符合產業發展規律的配套政策急待完善。比如,養老財政補貼沒有更好起到撬動市場、培育消費習慣和行為、調動社會力量進入的作用;居家養老服務中的服務標準和質量監管機制不完善,導致了雙方不敢交易、服務定價困難;長期護理保險制度以及相關中介組織發育不充分,導致了依法、規范的支付方式保障不足,交易效率低、交易成本高,質量追溯和維權困難。由于養老服務的社會屬性,投資周期長、投資回報率低,養老產業投資基金如果沒有在稅收方面享有高于其他行業投資基金的優惠政策,基金的運營和可持續就有問題。總之,快速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以后,應盡快配套適合養老服務業的會計制度、資產評估、并購重組、法律事務等政策和制度體系。


“十三五”是我國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窗口期,推進我國老齡事業和老齡產業的統籌協調發展,關鍵在于如何鞏固黨的十八大以來建立的新格局,按照黨的十九大確定的戰略目標,深化養老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建立新機制,培育新動能,激發新動力,實現新跨越。


第一,要著力提高政府提供公共服務的效能。


一是加快老齡工作行政管理體制改革,進一步明確政府的責任;


二是加快養老服務價格及補貼制度改革,進一步明確和規范補貼的方向、原則、范圍。在進行行業平均成本測算的基礎上精準確定補貼標準,使政府的補貼更加符合實際需求,引導服務商提高服務質量和勞動生產率,引導老人和家庭擴大消費;


三是逐步建立長期穩定的養老事業財政投入動態調節機制,包括改革完善現行的養老保障制度、老年福利制度、特定群體老年人救助制度等,因地制宜加快建立適合各地實際的長期護理險制度,通過多種方式解決資金來源問題。


第二,要著力創造開放公平、有序競爭的市場營商環境。


一是要推進社會治理體制的改革,打破街鄉行政轄區的分割,推進跨區域、跨部門的養老資源整合,進一步放開準入,優化市場環境;


二是加快破除“工商”和“民非”的政策壁壘,實現福利院、公建民營、工商企業等不同時期形成的不同所有制市場主體的公平競爭,促進不同市場主體的優勢互補和錯位經營;


三是建立多層次、多維度的質量評價監督體系,建立行業誠信體系和獎懲機制。


第三,要著力完善促進市場和產業發展的政策體系。


一是建立完善行業統計制度。明確養老服務業的產業目錄,研究制定養老服務業統計指標體系,完善政府信息披露制度,建立信息公開、信息發布、行業監測等各項制度,引導社會投資和社會預期。


二是著力降低行業的稅負和成本。在稅收方面,應降低專業化養老服務供應商的平均稅負,從而吸引資本對養老服務行業的投資。專業機構提供的養老服務應當免征增值稅,所得稅比照高科技企業、現代服務業的優惠稅率征收,對于護理人員的職業培訓費用應當參照高科技企業的扣除額度予以所得稅稅前抵扣,提高從業人員的收入,提高全行業的吸引力,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從事養老服務相關行業。


三是著力解決融資困難問題。養老機構最大的特點是有固定的場所和穩定的現金流,但輕資產、缺乏抵押物,其品牌、形象一旦形成,就會產生長期可持續的效應,建議比照高新技術企業,養老服務機構的應收帳款、知識產權、專利技術、股權等可以抵質押進行融資。


四是著力培育市場中介機構。鑒于養老服務業在資產評估、貸款抵押、信用擔保、股權融資等方面的行業特殊性,政府應當制定政策扶植發展第三方機構,比如專業化的養老服務資產評估機構、服務質量和企業信用評估機構、法律機構等等。五是著力推進涉老保險產品創新。鼓勵商業保險公司開發與基本醫療保險相銜接、與健康養老管理相關的商業健康養老保險產品,大力拓展重大疾病、住院等保險產品和服務,探索開發針對藥品、醫療器械、特需醫療和檢查服務的健康保險產品。

总进球898